高三了,只有每周六晚上到周日上午出没。
肝尽人亡。

@叶长温 ←我的我的我的人。

——————————————
主食是信邦信和李杜,还吃很多历史向。
不入流文手,永远憋不出糖,永远开不动车。
叹气。

关于



· 一点摸鱼。背景是之前的《星河万里》。爽。
· 不说了再不赶稿隔壁燕燕要打死我。哭哭。

刘邦把刀抽出来的时候,一块燃烧着的岩石在不远处坠落、炸裂,轰隆的巨响之后他什么也听不见,宇宙像重归了初始,他看见韩信的眼睛,瞳孔黑得像虚无的入口。
于是他笑了一下,说再见。
他松开手,韩信还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他后退一步,韩信拉不住他,鲜血因为动作从胸口更加凶猛地涌出,直往下滴进水里。那双黑色的眼睛绝望地看着他,连仇恨都显得如此不可置信,在颤抖着。
韩信说:
……
他说:
……
全都没有声音。
仿佛有人切断了他的音频连接,他的世界寂静得连电流的滋滋声也不剩下。他看着自己又看着韩信,他们站在...

Emmmmmm因为和燕(shen)召(xian)一起琢磨着捣鼓个信邦信的本子,所以这几个月都要赶稿。
也就是说到年底可能都不更邦信啦,专心写本。毕竟高三了真的忙成傻逼,全靠一口仙气吊着写。
真的十分抱歉quq。
李杜的话……可能会抽空摸点啥吧……我会尽力肝的!

非常感谢。

【邦信】星河万里

·不科学的科幻AU。
·又乱取题目。
·  @淮南一尾鱼 的点文。我写得太强行了quq。

——————————————————

    
    

      
“嘿,小特工,不打算来个胜利的拥抱吗?”
男人歪斜地将军帽扣到头上,张开双臂,笑容灿烂。
韩信提着枪淡然地从男人身侧走过,扬手擦去嘴角的血。身后的舱门关闭,附着在他身体上的银白色机甲飞速褪去,露出黑色紧身衣勾勒出的肌肉流线。男人在一旁轻佻地吹了个...

【李杜】和肉食类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知乎体。
·兽耳设定。狐狸太白x兔子子美。
·脑洞产物。ooc注意。
    

——————————————————

“和肉食类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问题描述:如题。

少少少少陵 的回答:
   

     
谢邀。
我家兔子睡着了,我就勉强来替他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大概效果也是差不多的,你们自己在他的视角带入一下。
哦对了,我是他男朋友。
     

故事发生在三年前的一个...

【邦信】绝笔

·《封刀》后篇。前文见主页。
·白龙设定。
·瞎取标题。痛哭。

——————————————————
       

“哎这个……这个就悔一步,就一步。”
刘邦伸出去撤子的手被韩信摁在了棋盘上,挠着头尴尬地笑起来。
韩信看了他一眼,说:“不行。”
刘邦顿时委屈了:“你以前都不这样的!当年在未央宫下棋的时候都可以悔棋!”
“那是未央宫那时候。”韩信淡淡地说着,拎着他的手扔到一边儿,任凭刘邦闹腾,就是不让他动那棋盘一下。
刘邦折腾了一阵子看韩信不为所动,不得不妥协了,又嬉皮笑脸坐回来继续下。脸皮厚...

【邦信】封刀


·白龙设定。
·部分史向。
·名字瞎取。

——————————————

大汉的第一个皇帝躺在椒兰缭绕的华榻上,知道自己将死了。
他举起手,看着褶皱如树皮般皮肤裹在五根骨头上,那曾经是一只提过刀把过箭握着万人生死的手。他曾经以为自己凭着这只手已经牢牢抓住了命运,驯服它驱驰它,但如今看来那都是虚无的。是天命定下他的一生,还是他自己定下的,谁也说不清楚。
皇帝睁着眼,呆呆地看了看窗外的春光,又看了看这只手。
他突然又扭过头去,眼睛睁得更大,几乎...

【李杜】人间雨


·天啊我一口气写完啦!
·部分史向。
·猜猜是不是糖?

——————————————————
    

   
     
我在长安城外的这座寺庙里,已经待了一千三百年了。
一千三百年对一棵树来说也算是足够长久,更莫道是人。人啊……百年长短就一生,只能算是世间微茫之物。
“人就是这样的……人有太多的欲,不像你们树木一样无怨无求,所以人活不够长久。”他坐在我的枝上,拍拍我的树干。
“……那你呢?”我问他。
“我也一样。不然岂会在这里?”他叹...

【邦信】大风歌

     

·史向。人物属于司马迁,ooc属于我。
·连在《局》后食用,风味更加。
·邦哥真的难写,但我爱他。

———————————————

嘀嗒——嘀嗒——嘀嗒——
……什么声音?
刘邦独身一人站在黑暗里,迷惘地环顾四周。
嘀嗒——嘀嗒——嘀嗒——
像水滴砸落在地上的声音,一直不停地响着。刘邦摸索着寻找那声音的源头,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忽地,他的双手触碰到了一扇门。他拉开了它,他慢慢...

【耀中心史向】夜未央

·历史为骨,脑洞为翼。中华文明,弘扬百世。
·火烧圆明园。
·竟没什么好说的了。凑三条。

 

—————————————————————————————————

  

  

  李氏伏在一根柱子上,用手指抠着柱子上镶嵌的金箔。

那是一根巨大的金丝楠木制成的柱子,支撑起整座宫殿的穹顶,一条镀金的龙被雕刻在上面。龙的身体盘卷着柱子,它看上去如此矫健有力却又修长优美,像是它真的活着,每一片龙鳞都在灯火照耀下闪烁着不可言说的光彩。

李氏把那些龙鳞,凡是他能够得到的龙鳞,都一片一片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子到了!!!全世界螺旋无敌第一好看啊quqqqqqq吸耀吸吸吸!
今天早上还在趁上课摸耀的文……下午突然就到了!炸成烟花!
@根正苗红红领JING 强行表白太太。

1/5

© 贺闲川 | Powered by LOFTER